金盾网络电视台 ,为您呈现更多精彩事实影视报道
设为主页 | 登录 | 人员查询
健康服务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健康 > 健康服务

到家医护成刚需 法律空白藏隐患——

共享护士离美好还差几步

作者:张 赫 来源:健康时报 时间:2018-08-22 08:34:04

图文无关,健康时报资料图片,河南新乡刘桂珍摄

图文无关,健康时报资料图片,北京朝阳医院梁宝印摄

今年以来,共享护士在全国各地风靡,记者在应用商店搜索“护士上门”,发现包括“医护到家”“金牌护士”“泓华医疗-护士上门”“到位”“V护到家”等十几款热门软件,线上APP医护预约开始了护士到家的全新变革,但这种新的服务形式存在一定隐患。

    

小病痛挂号难成本高到家医护是刚需

“我们屯到县医院要坐3小时大巴,先到镇里然后才能到县城,有个小病都叫‘散户’。”71岁的李桂芝(化名)是辽宁省瓦房店市仙浴湾镇大房身屯的村民,在当地,这种上门输液的护士被称作“散户”,在整个镇子上,有两位这样的护士。

在李桂芝的意识里,其实并不知道这两个护士的学历资质等,都是村民给的联系方式,口口相传,谁家有头疼感冒等小病症,就叫来她们做上门输液,如果包括药品和器具钱,以感冒为例,每天两组挂瓶一共需要50元,如果去县城医院检查、输液,时间成本和费用成本都会翻倍。

不仅是农村,在一线、二线城市的情况也是如此,小病痛挂号难,到家医护的确可以节省很多时间和精力,特别是上班族白领,下载一个APP ,预约晚上等去医院不方便的时间段,可以很大程度上提高看病效率。

放眼国外,其实上门医护体系已经很成熟。以美国为例,在一份美国家庭医护机构的排名中,位列前三的机构在2016年营业收入分别为72亿美元、14.37亿美元和9.15亿美元。

相比之下,中国的线上上门医护虽然最近两年发展飞速,但整体还处于发展阶段。据统计,到2020年,全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将增加到2.55亿人,其中独居和空巢老人将增加到1.18亿人,在独生子女占据养老承担者主力军的时代背景下,上门医护的需求变得更大。

中国社会科学院此前发布的《中国养老产业发展白皮书》显示,预计到2030年中国养老产业市场可达13万亿元。中国未来仍然以居家和社区养老为主,共享护士提供上门巡诊、家庭病床、居家康复护理等服务,尤其对行动不便的人来说是件好事。

共享护士APP种类多

医疗事故维权无入口

2001年我开始做‘上门静点’,那时刚刚中专卫校毕业,没有大医院接收,就在楼道、电线杆这些地方贴纸条,写上电话和名字,去病人家里给扎针输液一次,我赚4块。”韩艳玲(化名)是黑龙江省望奎县的“老牌上门护士”。

而现在,像韩艳玲一样的“上门护士”已经不用再到处贴纸条和患者互相介绍,通过这些共享医护的软件,上门服务的除了医护,还有推拿按摩、家政保洁、装修维修以及厨师做菜。

记者登录注册一款名为“金牌护士”的上门医护服务的APP,发现并不需要实名注册,输入手机号和短信验证码就注册成功。它可提供的服务有护士上门、母婴护理、医疗体验、居家康复等。

在护士搜索一栏,用户可以看到距离自己最近的护士和她们的工作年限,但并不显示真实姓名和工作单位,统一呈现模式为“某姓护士,北京市XXX医院”。点击各个护士的主页,可以显示该护士被约次数、擅长领域和好评率等,还有服务项目对应的价格和可预约时间,记者随机点进一位名为“美护士,XX医院,内科,2年”标签的护士主页,发现她的服务价格为138元到1273元不等,在541条患者评论里,大多数都为5星好评,并没有关于此护士的更多信息。

在预约护士一栏里,记者发现价格也有打包服务,其中点击数最多的项目是“打针一次,提供皮下及肌肉注射”,单次138元,如果是上门输液并且全程看护,价格为218元每小时。

在下一步操作中,需添加预约日期和住址,要想成功预约,必须在页面下添加某保险公司合作的免费保险项目,此时便需要输入被保人姓名,也就是接受服务患者的身份证和病历照片或药品照片,但整个APP并没有审核原则的露出和护士执照的公示,也没有医疗事故维权入口。

方便虽好安全第一

共享医护亟待健全规范

查询每一个软件的详细信息后,记者发现这些预约医护到家APP提供的诊疗服务,并不代表公立医疗机构,更多是护士的个人行为或是公司商业行为。北京协和医院骨科护士长马玉芬表示,在医院打针、输液等专业护理治疗有严格管控。在家操作这些护理行为,除不能严格把控外,还缺乏更专业的配套设施,一旦出现紧急情况恐怕难以抢救,如果危及性命,责任难以界定。

在软件的应用下载和护士服务评论里,很多人认为,“花不多的钱,享受在医院享受不到的服务”是社会进步的表现,但“共享护士”这样新的业态还面临着行业规则和标准缺失的困境。还有人质疑,护士和网约平台签约是否合法,护士签约有没有严格的准入标准,一旦发生意外,如何处理纠纷,还有护士的人身安全如何保障等问题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公立医院医务工作者表示,医生、护士必须在正规医疗机构注册才算合法行医,未经注册行医不受法律保护。

“从目前的法律来说,共享护士还处于法律的边缘地带。”该人士进一步强调,未在正规医疗机构注册的,不能提供护理服务;除此之外,已注册护士与网约平台签约可能涉嫌违规。按照规定,护士要按照注册的执业地点从事护理工作。目前,护士“多点执业”还未全面开放。

除此之外,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新年提示,在正规医疗机构中,护士和医生,以及各种医疗设备等构成了一个相对完备的共同体。护士在对病人进行护理时,背靠的其实是医疗团队和医疗设备。一旦离开了医疗机构,如果遇到紧急情况,“共享护士”能否妥善应对,其中潜在的风险又如何化解,患者在“下单”时都应该考虑全面。

互联网对世界的革新并非贴上“共享”的标签就万事大吉。医疗服务与单车、充电宝等人们已习以为常的“共享”物品不同,与正在进入“共享”潮流的名牌包包等奢侈品更不同,医护领域专业性很强,不但关系人的生命安全和健康,而且事关家庭幸福和社会稳定,这就要求“共享护士”具备严格的资质认证。

准入与服务机制、投诉机制、纠纷解决机制及配套的保险机制都健全,才能确保共享护士健康发展,更安全地满足患者需求。

京ICP备11045562号-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:(京)字第01736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:011365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1012013008
版权所有 金盾影视中心 Copyright © 2005 - 2015Funshion. All Rights Reserved.
版权声明 本网站转载其他媒体的作品,均会注明来源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观点
技术支持:金盾码上播